1丨教育部回应北大、上财教师师德失范:对性骚扰零容忍

文章称,不断增长的资助,使得战略政策研究得以启动一系列新项目,越来越关注中国。该智库的“研究成果”包括《全球采花,中国酿蜜:中国军方与外国大学的合作》《“绘制”中国新疆的教培中心》等报道,这些都曾被西方媒体大肆报道。值得注意的是,该智库的一个中国项目负责人亚历克斯·乔斯克,还是澳九号新闻台关于“中国高级间谍王立强潜逃澳大利亚”的撰稿人,而王立强之后被证明只是个骗子。

对于疫情结束后整个旅游行业需要经过多久才能回到正轨,行业观察员仝志勇回答道:“游客恢复出游信心是关键。疫情结束后,游客还会对人流聚集场合有回避、怀疑、恐惧等心理,游客信心完全恢复也许会在疫情完全控制或消灭后的3-6个月时间左右。游客正常出游后,整个旅游行业才能回到正轨。且乐观估计,游客量在受长期出游压抑的影响后必将迅速反弹,暑期或许就是第一个高峰。”

2丨女子法拍恶意加价千余次后悔拍被拘15日 法院:750万保证金不退

如果真的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对于企业来说,自然是利好。那么,作为受益方,企业都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当前是否是进行住房公积金改革的合适时机?

首先,人们足不出户,使用手机等电子设备的时间大大延长,企业可以基于时间红利增加信任和用户线上化。他强调,建立信任一定要在疫情结束前开始准备,因为疫情结束后,需求会集中释放。企业可以现在盘点用户、经营用户,在需求来临的时候集中变现。

“目前防疫是重点,不适合搞公积金系统改革”

旅游业受波及,企业多举措保障消费者权益

疫情期“大有可为”,疫情后料报复性增长

有行业分析师直言,总体判断,旅游行业属于重灾区。

由于人们“足不出户”,航空公司的业绩也受到重创。

分析:不建议在没有其他替代方式时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

另有一位已上市科创板企业董事长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取消企业公积金制度。他认为,“公积金的现实意义到今天,我觉得只剩下一个了——通过公积金制度,划分购房利率优惠等级。现在的信息化管理程度,完全不需要这个方式了,以前国企、事业单位可以超过实发公司很高的比例发放公积金,实际上可以起到补贴购房首付款的作用,但现在国企事业单位也有上限了,民营企业更是想方设法降低公积金比例,或者根本不交,因为它和社保不一样,不属于法律强制。如果取消公积金,这会是市场行为,公司会适当提高员工工资,让员工到手现金增加,但同时公司少承担一部分,会有个博弈和磨合过程。”

A股分拆上市通道正式开启,31股公开宣称”要分拆”,四大方向掘金分拆概念

有平台预测,2020年春节7天,全国旅游人次将达4.5亿人次,预计收入超过5500亿。

另外,专家预测,疫情结束后,周边游和户外游会有新的机会。因为旅行的消费需求一直存在,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消失,只不过是推迟了满足需求的时间。但是,经过疫情冲击后,许多人面临失业等风险,许多企业家的财务状况也十分拮据。这时,大家的旅游需求出现了降级,即从原来的出境游改为国内游,从国内游改为周边游,而且周边游的客单价和频次容易覆盖更多人群。

目前,在旅游重地云南,他旗下上线的民宿共有3万套左右。在除夕之前,他旗下的3万套民宿已经预定出了80%,以每天每套均价600元计算,整个“春节黄金周”7天他的营收可以达到一个亿左右。但随着除夕当天疫情全面爆发,逐渐波及全国,这些订单几乎全部被取消。

有学者指出,澳大利亚对中国存在着一种根深蒂固的“鹰派”文化,具体表现是:很多人无需鼓动,就相信中国及其人民最坏的一面。以战略政策研究所为代表的智库对澳中经济、旅游、教育合作视而不见,为了金主不惜丑化甚至妖魔化中国,从而加深了澳民众的仇外心理,恶化了澳中关系。

战略政策研究所这种“拿人手短”的情况,该所执行所长彼得·詹宁斯也曾直言不讳:过去5年,这个以堪培拉为基地的智库掌控了澳大利亚公众对“中国崛起的理解”。它在国会有很多铁杆粉丝,国会提出的很多问题都可追溯到该研究所,如中国在澳大利亚大学的军事介入,新疆维吾尔族“再教育营”的扩散等。

受冠状病毒影响,外国飞往中国的航班大面积停航。

该创始人预计,根据国家再隔离14天的政策,加之短则一周的用户心理调整期,3月1日前该民宿都无法正常营业。

24h民宿创始人不仅没赚到钱,还要承担旗下3万套民宿的租金成本。

对此,曾担任携程旅行主题游业务运营负责人,同程旅游华南事业部高端海岛产品总监的许义提出了几点建议:“三个月内,行业复苏前,企业应该深度思考下自己的经营策略,并做好旅游高峰期的筹备和改革工作。同时,通过延期、预售、开发新线路、按月售卖、增加旅行产品销售、混业经营等手段增加现金流,不在一棵树上吊死。如果你的衍生收入和主业收入持平的话,那你以后哪怕再遇到现在这样的疫情,也就不足为惧了,因为你多了一条命。”

北京晚报15日消息,《北京人口蓝皮书·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9)》于近日发布。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规模连续三年负增长。2018年京津冀地区常住人口达11270.1万人,京津冀人口协同发展不断推进,世界级城市群建设初见雏形。该蓝皮书由北京市委党校北京人口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

5丨午间公告:集智股份控股股东等转让公司部分股份;ST围海启用新公章、财务专用章

新京报讯记者 潘亦纯 徐倩 许诺

3丨北京常住外来人口连续三年负增长

加之,此次疫情之后,人们会在一定程度上更加注重健康,周边和户外的场景融入健康自然主题,更加契合人的心理需求。基于生活方式与旅行的结合,比如主题游、亲子、露营、glamping也正在流行起来……这一切必将给旅游业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而现在旅游企业需要做的事,趁疫情期间,勤修内功,为行业回暖做准备。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16日上午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尽管我们一直在强调师德师风建设,但是近期还是发生了北大、上海财大等高校教师违反师德师风的事件,请问教育部对此怎么看?”对此,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任友群表示,目前这两所高校已经将查处结果及时对外公布,教育部一直高度重视师德师风建设,对极个别教师性骚扰学生等侵害学生身心健康的行为“零容忍”。在2018年11月印发的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中,明确规定了“不得与学生发生任何不正当关系,严禁任何形式的猥亵、性骚扰行为”,并规定了严厉的惩处措施。针对近期发生的个别教师涉性骚扰以及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等师德违规事件,教育部指导督促学校依法依规从严从快进行了查处,并配合司法机关进行深入调查。

易居企业集团CEO丁祖昱也持赞同观点,他认为可逐步取消公积金制度,需同步实行其他相应的替代措施来减轻员工购房的成本压力,但是与目前疫情减负无关。从长期来看,住房公积金目前只有新加坡在实行。房价上涨后,住房公积金制度沦为鸡肋,且公积金的运营效率低。如果取消公积金制度,需要多方面考虑,比如说,如何保障租赁职工的权益,用什么替代方式来参与解决员工住房问题,在政策方面,给予首套房利率优惠等等。从短期来看,公积金制度目前平衡了政府、个人、企业三方,就目前来看,立即打破这个平衡没有必要。

毫无疑问,经过这次疫情的生死大考,旅行社一定会精简人员。目前,经营成本的增加,包括租金、财税、人员……很多的旅游供应商转向西安、武汉、长沙这样偏二线的城市经营创业,在行业毛利和经营成本的综合制约之下,经营效率成为企业竞争的关键。现如今,很多中小旅行社还是在两三千万的规模,无法跨越1个亿的坎。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除夕至初六这7天,国内共接待游客4.15亿人次,另有722万人次出境旅游,总人次达4.22亿,实现全国旅游收入5139亿元,相当于2018年全年旅游收入的8%。

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在新冠疫情的特殊时期,需要采取特殊办法,保证企业不要大规模倒闭。这个时候企业与员工的利益是一体的,如果企业倒闭了,就会有大规模失业。不过,公积金涉及众多职工利益,尤其是北京房价比较高,大部分职工是无法接受取消企业公积金,这需要整体考虑。

线下,“国内游”客流同比增速骤减13个百分点至-0.9%,旅行社营业收入增速降低了28%;线上,去哪儿网自其第一版退改政策发布后,平台上非自愿退款上涨了10倍以上;艺龙的酒店业务平均每位客服每天的工作量增长了2.6倍。为了应对突然暴增的工作量,艺龙旗下客服人员几乎全员到岗,24小时处理用户的退改需求。但由于退单量大,涉及金额高,退改流程复杂等问题,各企业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改难问题,这导致部分消费者开始对企业不满,这对企业日后的经营很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其次,内容更新一定不能停,可以保证高质量下减少更新频次。因为如果企业现在停下来了,消失了,会向用户传达“我不做旅游了”的信号,之前用户对企业在旅游领域的专业印象会受到影响,有需求的时候就不会再找你。不能让疫情切断你和用户的关系和用户对你的认知,反而更要传播美好,激发向往,收集需求,经营流量。

“我个人觉得公积金对解决普通职工住房问题的作用还是挺大的,可以缓解还房贷的压力。即便是一些买不起房的人,公积金也有用处,据我了解,一些城市的公积金还可以提取用来租房,有收入补偿的作用。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实之所以希望能用住房公积金贷款,主要是因为贷款的利率比较低,如果说政府和企业有其他的配套措施能够让商业住房贷款的利率降下来,让贷款的成本降下来,这种替代措施也是可以接受的。

公积金对解决普通职工住房问题的作用几何?疫情之下,是否应该取消公积金制度?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公积金制度的利益双方企业和职工,来共议此事。

通过借鉴“非典”期间的经验,巅峰智业初步测算,预计在此次疫情的影响下,全国全年旅游业总收入约7万余亿元,疫情造成的损失额度约在1.6万亿至1.8万亿元之间,导致全年预期从同比增长10%变为同比下跌14%至18%。

在司法拍卖中点击加价1869次,直接从第五轮竞价的3832万元加价到2.2522亿元,较评估价5416.4万元高出1.71亿元,竞买到房产后却未在规定时间内交纳剩余价款。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女子卢某在知晓网络司法拍卖操作流程和规则情况下,干扰了司法拍卖秩序,对法院正常处置被执行人财产造成妨碍。12月16日,澎湃新闻从顺德区法院获悉,卢某已被法院处罚:罚款10万元、司法拘留15日,其所交纳的保证金750万元不予退还。

4丨全球23亿人超重!报告:肥胖症和营养不足会影响几代人

另外,为了安抚消费者,许多企业纷纷推出消费者保障措施。例如,携程启动2亿元重大灾害保障金,对用户改退订单产生的费用先行垫付;同程集团也启动了危机应急保障金2亿元保障用户权益。同时,携程还表示,视事件发展情况,可能再次升级重大灾害保障金金额。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此举安抚了消费者,但由于保障金目前只能由企业自身或相关供应商承担,可能会使企业本就紧张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澳大利亚经济专栏作家米里亚姆·罗宾近日在澳《金融评论报》发表了题为《澳大利亚“中国观”转变背后的智库》的文章,起底澳大利亚知名智库——战略政策研究所近年来诋毁中国的种种论调,称其目的就是为金主发声。

文章称,战略政策研究所总会得到授权,获取其他途径的资助。因此,在本财年国防部资助只占其900万美元总预算的43%。该所最新年度报告列出了其他三类金主。第一类是国防部承包商,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泰利斯和雷神等著名公司。第二类是技术公司,如微软、谷歌、澳大利亚电信和甲骨文等。第三部分是来自外国或地区政府的捐献,其中很多是中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澳大利亚政府的“外国影响透明计划”,本用于监视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却“捕获”了战略政策研究所更多的最新金主,包括北约、美国国务院以及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等。

不过,也有企业高管则认为目前防疫是重点,不适合搞公积金系统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是系统问题、历史问题、涉及面比较广、利益冲突较多的问题。目前,防疫仍然是重点的工作,一手防疫一手复工复产,这个时候来搞公积金系统改革,似乎不是很合适。”

据介绍,以每套房子每月租金均价6000元计算,每月民宿的租金开销就高达1.8亿元。另外还有人工、装修等成本。

“公积金对解决普通职工住房问题的作用挺大,不赞同取消”

中新网16日消息,据联合国网站,《柳叶刀》杂志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在三分之一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营养不足和肥胖症是营养不良的两个极端。为此,世界卫生组织呼吁采取一种新的方法来应对迅速变化的粮食系统。新报告表明,全球范围内,近23亿儿童和成年人超重,超过1.5亿儿童发育迟缓,并警告营养不足和肥胖会影响几代人。

ST围海:已取回失控的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并声明作废,新公章、财务专用章16日启用。华东数控:收到控股子公司华东重工的破产债权清偿款3830.91万元,预计增加收益3830万元。金正大:与寿光蔬菜集团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共同探索蔬菜绿色标准化生产和溯源体系建设。集智股份:控股股东楼荣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吴殿美、杨全勇、股东石小英等,拟合计将公司5.01%股份协议转让给李百春,转让价32.85元/股。

作为公积金制度的核心相关方之一,普通市民是如何看待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这个建议的呢?

公开数据显示,从1月25日起至2月6日,涉及中国内地的国际航班取消量已在1万左右,而国内三大国有航企的国际航班取消率也接近40%–50%。同时,中国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股票随之下跌,其中,中国南方航空市值一周之内蒸发约13%。

原本,交通、餐饮、酒店、景区、民宿、旅行社、OTA平台都磨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可谁知冠状病毒疫情突然爆发。1月24日,文旅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中国旅游业的求生之路由此开始。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旅游企业如何自保成了大家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

疫情突发,旅游行业全产业链告急。

24h民宿创始人给蓝鲸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

据报道,战略政策研究所成立于2001年7月。曾担任首任所长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坦言,该所最重要的预算是霍华德政府通过国防部的资助,每年400万澳元(1澳元约合4.6元人民币),补助协议2022-2023财年到期。

2月12日,旭辉控股CEO林峰告诉新京报记者,“取消公积金对于企业减负、对于员工增加现金收入都有所助益。购房贷款商业银行能解决的,就无须通过公积金来做。目前公积金也只能贷一小部分,并不能解决真正的购房需求。旭辉一如既往地关注员工福利,把原本需要缴交的公积金释放出来给个人,对于拉动内需是有好处的,这与减税的作用一样。”

通过观测酒店、民宿的入住情况,能最直观的体会到疫情对旅游行业的影响。

中国快递年业务量突破600亿件 2019年间接推动经济增量1.37万亿元

战略政策研究所为国防部等发声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透露:“2019年,中国旅游业总收入6.5万亿元,平均每天收入178亿元。停滞一天,就是这样的损失。再加上房租、人工等支出,旅游业面临的形势极其严峻。”

此外,他还指出,“当然在我们找工作的时候,也会比较关注五险一金的问题,如果有公积金,企业的吸引力显然更大。”

为了解民意,新京报记者在新京报经济新闻官方微博上做了一个主题为“黄奇帆建议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你赞同吗?”的投票调查,截至目前,调查结果显示:158人赞同,519人不赞同,45人表示随意。

中原地产资深分析师卢文曦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期来看,公积金可以不缴,也是办法,目前,公积金个人要缴一份,企业也要缴一份,在疫情之下,企业负担重,没收入还要纳税。但是,从长期来看,不建议在没有其他替代方式时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目前,公积金的效用也是有的,只不过没前两年感受到的刺激作用那么大了,因为前两年房价低,公积金贷款基本能全覆盖,而且利率低,这两年公积金和商贷之间利差逐步缩小,而且贷款额度有限,相对动辄几百万的总价,是少的。但是这也是福利,要是没有,全商贷,购房者的压力更大,难以承受。”

2月12日,新京报记者还采访了北京市已使用公积金贷款购房的职工杨华(化名),他表示不是很赞同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观点,“公积金是企业给员工的一项福利,平时可以用来还房贷,的确能减轻负担,房价太贵了,如果全靠工资还,负担非常大。不过现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公司压力确实也比较大,降低公积金缴存是可以理解的。 ”

事实上,战略政策研究所为了所谓的金主的利益,不惜歇斯底里地煽动反华,也招致各行各业人士的声讨: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将其视为“澳大利亚‘中国威胁论’的总设计师”;前新州州长鲍勃·卡尔控告其抛出了“片面、亲美的世界观”;资深编辑托尼·沃克抨击其“反乌托邦世界观,几乎没有将中国视为潜在合作者留下余地”;前澳航首席执行官约翰·梅纳杜更认定其“缺少诚实,让澳大利亚蒙羞”。

同时,从运营角度,许义也提出了些建议:在这个“漫长”的等待时间里,企业可以做几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