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高法:今年前11个月受理涉外民商事案件18266件

中新社北京12月27日电 (记者 张素)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罗东川27日在北京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年1至11月,人民法院受理涉外民商事案件18266件,受理涉港澳台民商事案件数量也有大幅增长。

“根据外商投资法第四条规定,国家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国家对负面清单之外的外商投资,给予国民待遇。”罗东川说,这从立法层面确立了新时代外资管理的新体制。

罗东川说,此次制定的司法解释充分贯彻中共中央扩大开放、平等保护中外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精神,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首先,对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形成的投资合同,当事人以合同未经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登记为由主张合同无效或者未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2009年,加大洛杉矶分校辍学生 Kalanick 在经历两次创业失败之后,与好友一同创办了 Uber。短短五年间,Uber 迅速崛起,成为一家足迹遍布全球的打车巨头,并成为当时全球估值最高的企业之一。

而此前11月Uber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Uber当季亏损11.62亿美元,已经是连续6个季度亏损。在最近一次的裁员中,其自动驾驶和送餐业务 Uber Eats 团队成为裁员的重灾区。上市5个月以来,公司已经连续裁员大约1200人。

Uber联合创始人风波不断惹争议

而此次联合创始人的套现、出走,让 Uber 凉意更深。

这些大城市的失守,无疑让Uber的竞争对手有了可趁之机。包括Lyft、Grab、滴滴、Ola 等在内的网约车巨头都在对Uber盘踞的市场虎视眈眈。

第二,即便是外国投资者投资负面清单规定限制投资的领域,只要在人民法院作出生效裁判前,当事人采取了必要的补正措施,投资合同仍然可以认定有效。第三,即便在投资合同签订时未符合负面清单的要求,但在生效裁判作出前,负面清单调整放宽了限制性要求的,投资合同也可以认定有效。

自上月股票禁售期解锁以来,Kalanick 就开始疯狂抛售股票。有消息显示他卖掉了手上超过 90% 的 Uber 股份,价值达 25 亿美元。但这个数字似乎在不断攀升,据《金融时报》报道 Kalanick 手中持有的Uber股票现在已经彻底清盘。

罗东川解释,从既往的审判实践看,外商投资领域产生的纠纷中合同类纠纷较为突出,因此,此次司法解释重点聚焦在合同争议的解决,特别是合同效力的确定问题。

截止12月 23 日,Uber 股价已经跌破发行价,以 30.33 美元收盘。而今年 5 月份 Uber 成功 IPO时,发行价每股达到45 美元。

他为了获胜不惜挑战法律的狼性作风受到了各方非议,并且在任 Uber CEO 期间更是始终难以摆脱各种丑闻。Kalanick 任期内 Uber 不但出了欺骗政府部门的“灰球计划”丑闻,还经常曝出各种性骚扰问题。

据CNBC报道,Uber被吊销伦敦执照的第二天,印度网约车公司Ola就发布声明已开始在伦敦注册司机,并将于几周之内落地伦敦,Ola手上拥有的,正是 Uber 所不具备的伦敦网约车运营资格。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当日发布一份司法解释,旨在确保审判领域公正高效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以下简称“外商投资法”)。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该法,确立了中国新型外商投资法律制度的基本框架,对外商投资的准入、促进、保护、管理等作出了统一规定。

“21 世纪的第 2 个十年即将结束,Uber 也成功上市,是时候将精力集中在我的新业务和慈善事业上了。”Kalanick 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据悉,12 月 31 日将成为 Kalanick 在 Uber 履职的最后一天,之后他将专注于“自己的新业务及慈善事业。”眼下,Kalanick 的“新欢”是一家新创的致力于外卖餐厅出租空间 的公司CloudKitchens,他曾对外宣称这家公司未来会比 Uber 还厉害。

虽然成功缔造了 Uber 帝国,但 Kalanick 却是个充满争议的创业明星。

在Uber市场遭遇不顺的情况下,Kalanick 的离开也成为一记闷棍。Uber“大而不倒”的帝国神话,未来将如何走下去,迎来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一个月前,据英国《卫报》报道,伦敦交管部门发现,Uber在司机认证管理上存在失职现象,无法保证乘客的安全。调查显示,至少有43名司机的1.4万次行程信息是伪造的。交管部门官方表示,不能保证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发生,因此这家公司目前不适合继续在伦敦经营。

而在一个星期前,德国法兰克福地方法院裁定,Uber将被禁止在德国提供服务。理由是Uber缺乏必要的牌照,不能使用租来的车辆提供客运服务,这个裁决立即生效。Uber表示会就德国法院的这一裁决决定进行评估,然后决定下一步的解决措施,以确保Uber可以继续在德国开展业务。

对现任 Uber CEO Khosrowshahi 来说,当下要做的就是稳住资本市场对 Uber 的信心。据了解, Khosrowshahi 出资约670万美元买入25万股公司股票。但与 Kalanick 的套现金额相比,作用甚微。

作为一款全球打车软件,Uber的扩张落地之路并不那么顺遂。近日的报道表明,Uber在英国、德国市场已经接连失守。

2017 年,Kalanick 终于在各方重压下宣布辞去 CEO,但一直保持着董事会核心成员的身份。而此次退出董事会、清空股份后,意味着Kalanick 将彻底与 Uber“旧爱”斩断情丝,今后双方将再无干系。

记者了解到,人民法院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投资者、定居在国外的中国公民在内地、台湾地区投资者在大陆投资产生的相关纠纷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本解释。该司法解释将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完)